清璜

处女座
日常
高冷与卑微同在的cp洁癖患者
偶尔拍拍照片
人渣,接近请三思
别喜欢我,求你了

最后一次

满分回答了

破车。

吹爆

骄阳似我。:

时间线为十六年林静恒回来后矛盾频发时期,可能有刀,会有时间bug和ooc。


是一个没什么意思又烂尾的破车,开头搬以前写过的。


准备好了就点我

Nothing for nothing.

崩了

瑰宝了

The Ring Means All:

从脚跟到脚尖
支撑着我踉跄前行
月光照亮了通向你的近路
想守护他永不消失
想让你听听我无尽的任性
只有在嘴唇上触碰的那一刻才能缓解吧
——《微热》大比良瑞希

【翻就相思结】

吴邪卷起袖子,心情意外好地在厨房里捣鼓着。自从上回他做过那加了半包糖的油焖笋,他俩在家时,黑眼镜便再也没让吴邪做过饭。黑眼镜研究了很久的健康食谱,每天变着法地做,把吴邪哄得一愣一愣地,也没什么脾气。

这回又到了年三十,吴邪终于按捺不住那颗躁动的心再次拿起了锅铲,对着一洗菜池的食材搓了搓手,跃跃欲试。

然后他被吴妈一掌夺下锅铲:“出去,别添乱!”

吴邪看了看自家老太太,又转头斜了眼靠在门框上,乐呵呵看着自己的黑眼镜,转身好兄弟似的勾住黑眼镜的肩膀,乖乖坐到沙发上陪老爹下棋。

吴一穷将茶杯递给吴邪,示意他帮自己泡杯茶,留下了黑眼镜。

“去年怎么没回来?”吴一穷先走,前炮平三。

黑眼镜笑嘻嘻地推出一颗子:“去年有点忙,很多东西没处理好,不太方便。”

“吴邪这小子…”吴一穷说着,看了一眼缠着吴妈的吴邪,“你多担着点吧。”

黑眼镜嘴脸一咧,笑得弧度更大了些:“好嘞,爸。”


年夜饭过后是照常的守岁。本来吴家烧香应该是在年初一的一早,而今年吴邪黑眼镜都回来了,吴爸吴妈也没了那个早起的打算,挥挥手让吴邪黑眼镜三十晚上就去烧头香。

三十晚上来烧香的人并不比初一要少,甚至可以说要比初一的人还要多。

吴邪站在山脚下,看着被黑夜笼罩了的山头吸了口气,觉得腿有点抖。他吸了吸鼻子,在路边橘黄色的灯光下,可以看见长长的睫毛阴影。

黑眼镜抱着一大袋子香、蜡烛和纸元宝站在边上,目光紧紧跟着吴邪。

“小三爷,能上去不?”他顺着吴邪的目光向不远处亮着光的半山腰望去,目测起来还是有一点距离的。

吴邪近几年各种身体不适的症状已经好了很多,体力也比以前多了不少,一个晚上能来遍好几种姿势。

吴邪不知道黑眼镜在脑补些什么玩意儿,他深吸一口气,从黑眼镜手上接过了两袋元宝,摸摸口袋琢磨着有没有带烟,“走吧。”

二月中旬的杭州没有化雪的时候那么寒冷,相比往年的三十还暖和了许多。暗色调的灯光照在石板路上,无数影子晃来晃去。

吴邪和黑眼镜都不是纯粹的信徒。他们已经经历了很多对于普通人来说,永远不能见到的东西,遇见了许多光怪陆离的事。信仰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那么的重要,但是又不能或缺。

他们也许没有怀着一颗最虔诚的心站在大雄宝殿里,但佛是宽容的,可以接纳万物。

耳畔环绕着一遍又一遍的心经,和吴邪当年在西藏听见的很像,他多多少少可以听懂一些,但又不太愿意去回想那个时候的黑暗。

他记得那个时候自己一个人站在茫茫白雪覆盖的山上,不远处就是寺庙,那里烧着香,一缕一缕飘出来,飘向很远。近些年的舒服日子,让他有些不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,只是清楚的记得,自己站在那里了很久,久到门口的香炉一次又一次被重新点燃。

他是在等一个人。

等那个人突破重重白雪,风尘仆仆地来到他身边,摘下面罩脱掉帽子,那个人笑着说……

“吴邪,十二点了。”

吴邪眯着眼睛从回忆里回来,他抬头看着天空,今年没有爆竹声,耳边久久不能散开的是庙里十二点的钟声,一次又一次回响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黑眼镜和他一起双手合十,向着大雄宝殿的位置拜了拜。

吴邪没说话,他看着缠着数不清的红色纸条的绳子有些出神。

“这些纸条上都写着祝福语,你可以祝福家人,也可以祝福在远方的朋友,亦可以写新年的愿望。”站在边上的老人无意中注意到了吴邪的目光,年过半甲的老人一眼便看出来了吴邪的不同,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台子,“那边有纸和笔,你可以写了之后拜托边上的小僧帮你挂上去。”

说罢,老人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里,对吴邪的一句感谢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你想写什么?”黑眼镜靠在外围的栏杆上看着吴邪,对吴邪写的东西隐隐有些期待。

吴邪写字的笔顿了顿,他抬头看了看远方的灯火,又看看身边的黑眼镜,然后低下头继续,“写一些祝福的话未免太无趣了,我想用做记录,反正也不会有人偷看~”

“弄好了早点回去吧,深夜太冷了。”黑眼镜伸手揉了揉吴邪的头,笑了。

吴邪将写完的纸条递给小僧,看着他们连同其他人的一起慢慢系到了绳子上。

差不多该回去了。

吴邪慢腾腾地走到黑眼镜身边,唱着不太着调的曲子,心情颇好。


那个从风雪中回来的人说,暂时因缘,百年之后,各随六道,不相系属。

穿着袈裟的吴邪看着他换上墨镜,走上前与他相拥,他说:日月长相望,宛转不离心。

那人还在灯火阑珊处。
【END】



年更博主上线~
新年快乐。

这个江湖,幸甚有你们。

【知乎体】有缘无份是一种怎样的感觉?

219401关注 99055回答
知乎用户 陆迟
50k赞同 26005评论

看到标题想起了很多,不请自来回答一下。

答主玩过一款网游,小白时期遇到了一个和他注定有缘无份的人。

拉我入坑的妹子说喵哥喜欢的人多,又是个刺客职业,对答主这个沉迷ac的人来说可以说很有诱惑力了。哦顺便,答主是女生。

他是一个苍爹,答主在跟车的时候遇见他,他那时候也是个小白,下面就喊他丑盾了,因为他第一张捏脸很丑。

以上是背景。

因为两个人都比较白,而且菜,再加上劫镖的人多,所以我们跑商跑的是黑龙到融天。这条路还是丑盾跟答主说的,只是他那时候也不认识路,走错了路带着答主游泳游到过图点,还美名其曰带答主看风景。

那个时候要是有摸庞海的人路过,可能就会看见一个苍爹和一个喵哥一起游泳。想想都觉得给。

费劲千辛万苦到了融天,丑盾跟我说,喵喵我碎银不够交任务。好心的答主想把碎银交易给他,未果。后来才知道绑定物品不能交易。现在想想,我是疯了才会想把自己的老婆交给他。

跟丑盾大都是这样的日常,每天两个人在yy一边吹逼一边玩,也是挺有意思的。下了游戏之后也会转战微信,答主和丑盾也比较聊得来,丑盾那时候只有答主这一个亲友,答主也是。

那个时候基本上默认已经情缘,但是都没有明确提过。因为答主沉迷喵哥道长,丑盾喜欢道姑之类的成女。

丑盾跟答主说,我才不玩明教,明教太猥琐了。

答主说,我才不喜欢苍云。

后来他去玩了一个道长,我去玩了一个道姑。我道姑的好友列表里,至今都只有他。

只是丑盾当时没有告诉我的是,其实他那个时候去玩了一个喵哥,但他不会,又不想我教他,他只好自己练,希望有一天成了之后可以站在答主面前告诉答主,你看这是我为你练的喵哥。

只是没有如果。

这是丑盾后来才告诉答主的。

答主跟丑盾两个人玩的时间其实并不多,再加上答主是咸鱼,丑盾是热血pvp又在一个大帮。

渐渐地丑盾和答主联系越来越少了。

答主在三生树挂机,看着人来人往,丑盾奋斗在阵营一线。

对啊,他曾经和我说,我想建一个我们服的第一大帮,你要不要来当元老啊。

他还有这个梦想啊。

只是当时答主拒绝了,因为答主真的不擅长打交道。

我知道我是一个明教,我只会隐身。但是丑盾不一样,他是苍云,他的盾护最终不是我一个人的。

再后来,丑盾告诉答主,他有情缘了。

毕竟跟丑盾也没有把这个事搬到明面上说,所以我说,是吗,99呀。

那之后答主也情缘了。和情缘去打jjc碰见苍云就不敢打。情缘问,你是小白的时候被苍云欺负地多惨啊。

可我不敢告诉他,我的那个丑盾亲友。

丑盾说。

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我把你弄丢了。

你在三生树挂机,我每天在映雪湖的水里下线。

那次和你去三生树是我第一次去明教,看着明教的星空和三生树,在三生树下,缘定三生。

有缘无份吧,我们。

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会怎么样?

丑盾,你知不知道弄丢了的猫就再也不会回家了。

就像丑盾说的,我和他就是有缘无份了,毕竟没有那么多如果。

丑盾,祝你幸福,好好对你情缘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
真实事件改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