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璜

处女座
日常
高冷与卑微同在的cp洁癖患者
偶尔拍拍照片
人渣,接近请三思
别喜欢我,求你了

记一次流鼻血

齐姜坐在沙发上放空自己,低着脑袋,目光散乱。一天的工作结束后,他很少能偷到一点时间,像这样坐在沙发上休息。

他今天很累,脑子里很混乱,许多东西混在一起,冲击着他。

临近午夜,但是他一点东西也没有吃,放在桌子上特别写着字条的饭盒里,装着一些蔬菜和肉,也早就凉了。

齐姜突然很想逃离这一切,觉得很疲倦。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放弃了默不作声地离开。

他试着放松自己,开始想一些让他感到轻松的东西,但他还是无法走出隐形的压力。

他忽然觉得有些头晕,然后明显感觉到有液体滴在了手腕上,他将目光聚焦,映入眼帘的是一抹猩红。

齐姜愣在那里没有动,他看着手腕上的血越来越多,顺着皮肤一滴一滴掉在地上,有一些渗进了地板的拼接处中。

这时,不远处传来了开门的声音,那声音没过多久便到了楼梯上,离他越来越近。齐姜的心里提醒着他,他应该在那人发怒之前反应过来,擦掉身上的血。

但他一点也不想动,他觉得其实,也就那样了。

“齐姜?你睡了吗?”那个人的声音传了过来,已经到了他附近。那人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他,“没睡你怎么不开灯?”

说着,那人转过身打开了灯,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啤酒。

他打开酒瓶,一边喝一边伸手递给齐姜。他猛的灌了好几口,吐出一口气,“齐姜?你不喝吗?”

他手上一直拿着酒瓶,齐姜并没有接过去。肖久觉得有些不对劲,于是他走到了齐姜的正面。

这时他才发现,齐姜的脚边已经积起了一摊血,还有许多正源源不断地从齐姜的鼻子里留下来。

肖久想也没想,直接将齐姜的头抬起来,一手按着齐姜的额头让鼻血流回去,另一手开始摸餐巾纸。

肖久皱着眉轻轻将齐姜脸上的血迹擦干净,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,他看着齐姜因为失血而显得更加苍白的脸,又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是看着齐姜的脸,叹了口气,默不作声地擦拭着。

“药呢?”将所有血迹擦干净后,肖久才说话。

齐姜散乱的目光这才聚焦到肖久的脸上,他缓缓地摇了摇头,吸了吸鼻子想说话,却被血给呛了。

边上的肖久又是一到手忙脚乱。

“算了…”肖久叹了口气,起身去了卧室,没过多久又折返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药瓶和水,“估计你也是把药忘在公司了,家里有备着的你先吃吧。”

吃下药后没过多久,齐姜明显感觉到呼吸顺畅了很多,鼻血也止住了,他歪了歪身子,把头靠在肖久的肩膀上喃喃道:“我想辞职。”

肖久一下一下轻轻给齐姜顺气,听见这话他手上动作停了一下,然后揉了揉齐姜的头,“好,我们出去散散心。
----
鼻血突然滴到手上,很久都止不住。
被自己的血呛到了,好难受。
想要一个肖久一样的男朋友帮我擦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