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璜

处女座
日常
高冷与卑微同在的cp洁癖患者
偶尔拍拍照片
人渣,接近请三思
别喜欢我,求你了

【黑邪】你这个菜太甜了

今天是年二十七,距离吴爸吴妈来杭州还有几天。

 

吴邪起了个早,但实际上是他又失眠了。于是他本着,我不能好好睡觉,你也别想舒坦的造作心理,用自己玩了两个小时手机的冰冷的手,冻醒了睡在边上的黑眼镜。


吴邪的失眠这两年来已经好了很多,一般只会在他比较焦虑的时候发作,只是这一发作起来就会连带着身边的人也不安生。


比如他上一次失眠,刚好赶上黑眼镜下斗,边上没有人,于是他半夜两点半摸起手机,给远在北京当人体净化仪的解雨臣打了通电话,一直不让对面那人好好睡觉,折腾到了六点,他自己有了困意才放了解雨臣。解雨臣被自己发小气得不行,一怒之下连着一个月每天两点半给吴邪打电话,虽然每次都被黑眼镜抢在吴邪之前挂掉了。当然了,这都是后话。


“你是不是欠弹?”黑眼镜的脑袋还整个埋在枕头里,他从被子里伸出手,作势要弹吴邪脑门。

 

吴邪一本正经地按下了他那只手:“马上我爸妈该来了,咱们去买菜,我练练手。”

 

黑眼镜斜了他一眼,慢吞吞地从被窝里出来。

 

吴邪在之前和他父母聊天时,想着自己爹妈有自己这么个倒霉儿子也不容易,前几年跟着一个挺白净的小伙翻山越岭,后几年跟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眼镜儿跑了。他就琢磨着今年自己把过年该办的事儿全办了,让二老今年过得舒坦些。

 

于是做饭的事自然也就落到了他和黑眼镜的身上。

 

大部分该置办的事已经差不多了,只有这做饭吴邪还得去菜场买个现成的。

 

再过不久便是三十,路上已经少了很多车,加上一个大早的又是冬天,去菜场的路也更加的畅通无阻。只是路上人烟稀少,菜场里卖菜的摊位也少,往日里吴邪偶尔会去的那家已经关了门,要到年后才会回来。

 

吴邪站在摊位前面叹了口气,认命般地去别的摊位,倒是黑眼镜站在原地,老神在在地摸了摸下巴:“我记得这位是开玛莎拉蒂来的。”

 

“你也想去?稳坐玛莎拉蒂副驾驶,走上人生巅峰,哥哥带你上天玩儿?”吴邪白了他一眼,手上倒是没停,一直在挑挑拣拣。

 

黑眼镜笑了:“我不用车都能带你上天。”

 

吴邪听了这话面不改色,抬脚就踹。

 

“我再给你整个油焖笋。”吴邪对着砧板挥了挥手里的菜刀,他废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要往手臂上划拉。

 

黑眼镜抱臂靠在水池边上,看着外面热腾腾的几碗菜笑而不语。

 

吴邪瞧了他一眼,继续手上的活。反正是做给自己和黑眼镜吃,他也就不讲究什么切法,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。

 

冬笋剥了外衣,去掉了老掉的一节,将前边的部分切块,切完还有剩,他又玩心大起地弄了个雕花。

 

“完美。”某吴姓大厨看着自己劳动了五分钟的成果,觉得自己以后不干这一行了可以改行去楼外楼当厨师。

 

他先将冬笋放进锅里煮到半熟,然后从油瓶里倒出花生油,因为天气冷,有好一些冻成了块。将煤气灶调到大火,锅铲就着花生油不断游走,不一会儿便全溶成了一滩淡黄色的液体。等到微微有一些油爆裂的声音之后,吴邪才将切好的冬笋一并倒入,不断翻炒,直到锅里的笋都着上了淡淡的金色。他又从边上的架子里拿出白糖,加了半勺,自己小心翼翼地用锅铲尝了一点,觉得没什么味道,于是又加了一勺。

 

“别加太多糖。”黑眼镜看着吴邪前一会儿动作还有模有样地,这会儿手也不抖地一勺又一勺加糖,心里暗叫不好。

 

吴邪没理他,接着翻炒这笋,等到糖完全融化之后,笋的表面也有些焦黄,于是他加了点生抽着色。黑色的酱料淋在笋上和锅接触,发生了噼里啪啦的声音。吴邪又炒了一会儿,将生抽炒匀,他看这颜色差不多了之后便调到了小火进行收汁。

 

“端出去,我今天不洗碗。”吴邪将盘子递给黑眼镜,顺便在那人手上蹭掉一点油。

 

“怎么样?”吴邪满怀期待地看着黑眼镜,如果他是动物,现在一定晃着尾巴。

 

一口下去,笋倒还是很嫩,油水也不多,生抽加的量也刚好,只是......

 

黑眼镜觉得自己他妈的可能吃了一整包白砂糖。

 

黑眼镜撂下筷子,笑着看向吴邪:“你尝尝?”

 

吴邪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眼一闭,往嘴里塞了一块:“我觉得还好啊。”他砸吧砸吧嘴,觉得也没有那么差。

 

黑眼镜没说话,忽然伸手把吴邪拉倒自己身边,照着吴邪的嘴唇贴了上去。黑眼镜的舌头自然地伸进吴邪的口腔里掠夺他的空气,两人一番疯狂地互相交换唾液,狂甩舌头。

 

过了好一会儿黑眼镜才恋恋不舍地退了出吴邪的口腔,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:“你这个菜,太甜了。”

【END】

我觉得我以后可以改当美食家。

证明一下自己,我也是会写he的。

评论(7)

热度(37)